相关文章

我的瑜伽班趣事

课堂上,我们两个常常是大家的焦点,所谓物以稀为贵。老师很专业,也很关照我们两个,甚至有时还要我们做示范动作。这倒不是为难我们,而是我们确实还能做两下子,虽然我们都是人到“中年”,心宽体胖。所以当老师要我们做示范时,总引来大家善意的哄笑。老师的信任与鼓励,激发了我们的虚荣心,我们也就格外卖力地做动作。大家也常常惊讶于我们的动作质量,只是他们也许不知道,我从小学一年级开始便是学校各种运动队的成员,直至大学毕业,身体的柔韧性还是有基础的。而幻影也是运动好手。

考试的结果顺理成章地我们都得了“优”,这也成了我们“炫耀”的资本。

不过最为靓女晶晶津津乐道的,却是我的鼾声。话说每节课结束前的最后一项,必是“大放松”。老师要求大家平躺在瑜伽垫上,全身放松,一边播着悠扬的曲子,一边用她特有的嗓音,引导大家从头到脚地一个部位一个部位地放松。结果,几乎每次我都极配合地迅速彻底放松,甚至还发出阵阵鼾声。也许声音不大,但足以让我旁边的晶晶同学听到。于是这件事便成了她时时取笑我的谈资了。现在想来,那段时间工作的确比较累。

工作太累,练练瑜伽,来个大放松,其实真是不错的休息方式啊。     (66)